表情包不分享,不分享,不分享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你大爷的!

听我的不要去点链接😏

大暑之後的冬至有點慫:

当李副队还不是副队只是一个警察学院的一颗院草的时候,怎么就好端端的变成了自家老凌的助教了。虽然他家老凌又帅又会做手术又会做饭简直是模范男友但是,谁能告诉我这tm是怎么回事啊。。


李熏然仰天长啸,我tm自己的课都没明白呢,越想越生气,直接闯到医学院凌远教授的办公室,门也不敲


“凌远!你大爷的!”


这个原因呢还是要从那一天的解剖课说起来,原本医警就是一家亲,再加上两个学院的院长也是多年的好友,两人一合计那就教授互相用呗。你今天派人来帮我上上法医学啊解剖学啊,明天我派人去你那边教教未来的小医生们如何防身。


互惠互利还不用额外开销多好。


这一天就是李熏然班里的解剖课,要学习如何根据身上的尸斑判断死亡时间等等一系列内容,结果,都上课时间过了五分钟了,也不见教授进来。福尔马林的气味让一班学生难以忍受。


尤其是这个以李熏然为首的几个人萌生出了翘课的想法。要不怎么说是警察学院的学生呢,那行动力必须迅速啊。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度偷偷从后门溜出去。


正沉浸在翘课的喜悦中的时候,


“李熏然”


“靠”当然这一句话没说出来,因为凌远说不可以讲脏话。


凌远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课本,站在李熏然面前,哎呀,我家凌远好帅。不对不对,剧情不是这样的。


“然然,你知道警a班的解剖课在哪里吗”


“额。。。。。。远哥你往前直走第一个教室就是了。“


“OK,你干嘛去啊,欸,你不就是警a的吗”


就在李熏然刚转过身准备撒开蹄子就跑的时候,凌远又说话了


“李熏然同学,你打算去哪里啊”凌远靠在墙上看着自家的卷毛


李然然os:平平帮我点的草莓圣代要化掉了!我的草莓圣代啊!!!!逃课被抓就算了!tm抓自己的还是自己人!


“额,没。。没什么事情”


“哦,没事啊,那刚好你们班的课,你来当我助教吧,我今天第一次来这边上课”


“这。。。远哥我也不懂医学啊”


“没事没事你只要帮我发一些资料然后处理一下教室的设备就好了”


得嘞,今天这课是逃不了了,这草莓圣代是吃不到了,这小龙虾也差不多就那样了。


“哦,好”


李熏然os:再见了外面的世界


草莓圣代:李熏然你就这样抛弃我了吗


就这样,李熏然跟在凌远后面进了教室,才发现刚刚谋划一起逃课的那些人早就好端端的在教室坐着了。


说好的义气呢!!你大爷的!


然然看着凌远走上讲台,就从门口到讲台的这一段路,放佛走出了维密的感觉!不对,维密好像没有男的。。。


”大家好,我是你们今天的代课老师,我叫凌远,原来的张教授有些事情所以不能来了,这节课就由我来代替,对了,我旁边的这位李熏然同学是我今天的助教。“


“我。。。嗯。。。大家好。。”


站在一旁的李熏然一脸生无可恋,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水逆了,还是特别特别严重的那种。被自己男朋友抓到逃课未遂怎么办,急,没办法上线。


“好,我们先来点一下名字,李熏然?”念完名字,凌远转身看了一眼他的小助教


“到。。。。。”李然然默默的举起了手


从耳根红到了脖子根,完了完了,一世英名毁于逃课。在老凌心中树立的伟岸形象也倒得差不多了。


逃课是不好的,逃课是不对的,逃课要采取正确的手段。


甚是可爱的小男生,甚得凌远的欢心,当然这个可爱的小男生只能姓李名熏然。


一节课上的凌远心情愉悦,一字笑瞬间让班里的女同学闻不到了福尔马林,女粉数噌噌噌的上涨。


一节课上的然然不知该如何形容,50%我家男人讲课的时候真帅!50%什么理由不会让凌远觉得我是逃课。。。。


下了课,凌远站在教学楼门口


”然然,你刚刚是打算逃课吗?“


”当然不是!我是准备去厕。。。。。“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赵启平手里拿着一杯已经成了奶昔的圣代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


”李熏然!你大爷的!说好的逃课呢!我等了你。。。师哥好,师哥再见。“然后又风风火火的跑走了。。。。


”逃课?嗯?“凌远笑笑的看着小卷毛


”嗯。。。。远哥,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听错了,把上课听成了逃课。。。或者你说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是平平听错了。。。。“


要说李熏然到底有多怂,其实李熏然一点都不怂,特别是当了警察以后!但是!李熏然见远怂。。。。来自赵平平的好友vcr


晚上上完政治思想课,李熏然窝在教室里自己的座位上,觉得自己好歹也是个未来的警察!不能这么怂,不就是逃课嘛!又没干别的!


就在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自己特怂的时候,凌远的微信就来了。


”然然下来吧,我在你宿舍楼下“


”我在教室,我不下!你上来!“李熏然用奶凶奶凶的口气回复凌远。


凌远坐在车里看着手机,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那股奶奶的一点都不凶的口气,笑着熄火把钥匙去教室找自己家那只明明是奶猫非要装作狮子的小孩。


等凌远到教室的时候,就已经剩下熏然一个人了。


”还不回去宿舍吗?“凌远走去然然的座位上,边走边问。


”不!你!过来!坐在这!“每次只要凌远听都这样的口气,都只是在觉得他家然然比昨天又可爱了,自己也比昨天的自己更爱他了。


凌远坐在了熏然旁边的那个位置


”怎么了?想好要跟我解释今天为什么逃课了吗“说着还撸了一把小卷毛。


等凌远真的坐在李熏然旁边的时候,


“我就逃课了!”奶猫炸毛了,但是毫无威慑力可言


“嗯?”


“我。。。。。”李熏然话还没有说出口




































欲知后事如何,请自行想象。。。














 @拆我楼诚皆狗带 爱我,你怕了吗





评论 ( 6 )
热度 ( 76 )

© 破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