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包不分享,不分享,不分享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凌李】你听——1.然然卷

你是否会因为听到一个声音而念念不忘,执着寻找?
你是否会因为执念一个声音而一往直前,闯进新的领域?
这世界总有无数的声音与你擦肩而过,总会有一个声音让你一听倾心。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本章字数:2212

————————————————

【1】然然卷

        凌远推开门发现房间里黑洞洞的,这才回想起自己已经离婚一年有余,家里当然不会有灯光等候。

        这一年多来自己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家里都有些积灰。推开总电源开关后随手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低头就看见放置在玄关吧台上有些落灰的天猫精灵。说来当初离婚后凌欢总害怕他一人在家会出什么意外,于是送来这个智能设备,却不料最后却成了这房子里的守护神。

       “我回来了。”他轻声说,接着就听到那边回复,“主人欢迎回来,在外一天辛苦了,为您播报下明天天气,再给你播放好听的音乐。”伴随着语音凌远走进厨房,晚上的手术结束太晚,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餐,准备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凑合一顿垫垫肚子。

        “让我们一起欣赏:然然卷的化身孤岛的鲸。”

        当他端着一碗面走出厨房,正巧听到天猫精灵又开始播放新的歌曲。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
有着最巨大的身影
鱼虾在身侧穿行
也有飞鸟在背上停
我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
如同伊甸般的仙境
而大海太平太静
多少故事无人倾听
我爱地中海的天晴
爱西伯利亚的雪景
爱万丈高空的鹰
爱肚皮下的藻荇
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
直到那一天
你的衣衫破旧
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
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你与太阳挥手
也同海鸥问候
陪我爱天爱地的四处风流
只是遗憾你终究
无法躺在我胸口
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把星子放入眸”

        低沉的男声低低地吟唱着歌词,仿佛一个讲述者在倾诉着那个孤独的故事,那只只能发出52Hz的鲸鱼,独自在海里游荡,无助的发出声音,只为等待着一只频率相同的同类给出回响。

        凌远被那个声音中的情绪吸引放下筷子仔仔细细地听完了整首歌。

        这首歌他很早之前就从凌欢那里听到过,只是那时候他唯一的感觉就是填词的人功力很好,歌词写得深入浅出耐人寻味,可却也不曾出现过现在这种仿佛被引起了强烈共鸣的情形。这位歌手的声音低沉中带着共鸣带着浓浓的独孤和渴望,在几乎听不到他换气的间隙中又满怀着希望。这样的声音再配上这样的歌词,一切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一曲终了,凌远有些意犹未尽地盯着天猫精灵的方向,期待着下一首歌的响起。前奏慢慢响起,一个熟悉的男声随着前奏的推进缓缓而来。

        “纯则粹,阳则刚,天行健,两仪遵道恒长,故有长久者不自生方长生之讲,百丈峰,松如浪,地势坤,厚德载物之像,故君子不争炎凉。”一段念白终了,让凌远有些意外的是这次的歌手变成了女声。

         可就这样的意外让凌远升起一股冲动——他要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

        凌远也算是行动派,从天猫精灵APP里找到了这首歌的名字《江山雪》,上网搜索发现这首歌有各种版本,只好转换思路从第一首歌的演唱者下手——然然卷。
        10年前,然然卷在一部民国悬疑剧《桃花》中饰演最让人意外的卧底探长公孙霖,因为声音低沉华丽自带让人相信不质疑的力量,而悄然走红网络,此后他又用每年参与一部不同类型的高品质广播剧的制作而低调发展。直到两年前由他担任主役cv的古风耽美广播剧《江山雪》大爆,一时风光无限甚至据说当年连明氏经纪公司和特高卫视都曾向他发起过邀约。然而本以为他会趁机离开网配圈转投商配的一众粉丝和看客们却诧异地发现,彼时风头最盛的他最终的选择却是低调隐退不再接新。

然然卷V:华宴散场,多谢喜欢,有缘总会遇见。

        凌远有些懊恼地关上网页,然然卷的微博停在两年前再没有更新过,百度里的资料更新也是停在了两年前。所有的资料都断了,这个人和他所在的网配这个领域他从没有接触过,就算他凌远手眼通天可要在茫茫网络里找一个人,那又谈何容易。

        眼睛无意识地扫过电脑图标,目光停留在桌面的那只小企鹅身上,凌远突然想起最早跟自己提起《化身孤岛的鲸》这首歌的妹妹凌欢。一时大意没注意时间的凌远,直接给凌欢拨去电话。

        “喂,欢欢?”

        “凌远!你大爷!”电话被接通后那头韦三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大半夜的打电话,你是不是闲的!!!”

        “半夜?”凌远不解地看向电脑下角,1点半可不是半夜嘛,“三牛,我有急事你让欢欢接电话。”

        一阵安静后,被子的摩擦声响起,“二哥?什么事?”饶是凌远再迟钝,在听到凌欢带着喘息的沙哑声音后也明白自己打断了什么,“欢欢你知道然然卷吗?”

        “然然卷?”凌欢一瞬间有些难以置信的重复,“二哥你问谁?然然卷?”

        “对。”

        “知道啊,网配大神,七十六号曾经的当家头牌嘛,二哥你问他做什么?”

        “没什么,一个病人今天问我的。”

        “噢,那你去七十六号的微博看一看或者去杜若的微博看一看就知道了。”

        “好。”凌远顿了一下,“早点休息。”随后挂断了电话,直接在电脑里开始搜索七十六号和杜若的资料。

        七十六号,网配圈内老牌配音社团,最开始只是几个好朋友成立的一个小型工作室,后来由于社团出品过多部风格多变制作精良的广播剧而逐渐发展壮大。社团拥有两名主打头牌cv(配音演员)——然然卷和杜若,然然卷低调微博里几乎没有什么私人信息,可却是配音翻唱的全才。杜若刚好与他相反,他从不接翻唱,微博里也经常会分享一些生活感悟,最近读的书看的电影或是工作里的一些经历。

        杜若的主业是骨科医生,副业或者用他的话说就是:“生活不能一成不变,总要有所不同有所调剂,多些色彩才叫生活。”就是配音。

        骨科医生吗?凌远移动鼠标点击进杜若的微博首页,第一条是一条最近工作的状态——“好几台手术,累”出现在底下配图一角中的手指,凌远怎么看怎么熟悉,这手怎么就这么像他师弟赵启平的手?

        赵启平如果是杜若?那然然卷又是谁?凌远笑,随手点进七十六号的微博置顶,赫然是个招聘链接。

        “招聘歌手,演唱社团新作《危夜》同名ED。歌词片段如下……”

        歌手?凌远清了清嗓子,也许可以试试?

————————
相见时难别亦难
凌李出道在眼前
明朝散发弄扁舟
你咋不把凌李投

新坑首发,大概emmmmm,周更吧

评论 ( 20 )
热度 ( 94 )

© 破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