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包不分享,不分享,不分享
雷:凌赵,谭陈
请勿踩雷,谢谢!
人非草木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凌李】嗨,老爸 (中)


*warning:abo文,有私设

*私设:只有真正的爱人,才能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全文字数:5163

*请多多为凌李投票,谢谢!

———————————————————————————————
【一】

        记得凌远那天出门时,说起他因为要去接一位老朋友而不能和李熏然一起吃午饭时语气中的歉意。可等到李熏然从秦少白那里出来想要去给凌远一个惊喜的时候,却发现那所谓的“歉意”其实只是自己的感觉。

        他就静静地站在拐角处看着凌远匆忙出门而后热情地带着一个短发女生走进办公室,而他喊她苏纯,喊她小纯。苏纯这个人,他从没见过真人,可却总能在凌教授的口中,三牛哥的口中,甚至是秦少白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在第一个人那里这个名字代表着骄傲,在第二个人那里这个名字讳莫如深,在第三人那个这个名字代表着凌远那段他不曾参与的过去。

        李熏然快走几步过去就想要敲门,就听到里面凌远的声音传来——“小纯,这么多年你的柠檬茶味倒是一点也没变。”

        五雷轰顶,柠檬茶味那正是凌远口中李熏然信息素的味道,难怪他一直闻不到凌远的信息素,难怪他们结合后信息素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却原来他一直都是一件替代品吗?

        李熏然猛地睁开眼,回到这里后,这是他第一次梦到那天的场景,果然是因为今天白天见过凌远的原因吗?李熏然伸手帮身边睡得正香得凌锐拉起被角将孩子搂进自己怀里,睁着眼回忆起过去的事情。

        他和凌远能够认识也是因为李局长和凌教授的关系,两家都在一个社区又是同一栋楼的邻居,关系自然不一般。凌远对于李熏然来说就是隔壁家的孩子,虽然这孩子经常沉默寡言的。不过这在小李熏然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他跟对面的凌远哥哥又不经常见面,偶尔遇见也都是自己先开口问好。对那个时候的他来说,当时的大事只有一件就是要在分化后尽早闻到属于简瑶的味道,从而证明自己就是简瑶的爱人。这个世界的人们在寻找爱人的本能中多了份特殊性,只有爱人才能闻到对方的信息素味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李熏然在分化后会那么执着。

        李熏然年少时喜欢简瑶,而那时候的凌远呢?据说那时远在国外求学的他,身边也有一位叫苏纯的Omega相陪伴。原本按照这样的发展这相差十岁的两人,最后可能就是萍水相逢点头之交的朋友。就连凌教授和李局长也都没有想过撮合一下这对AO,所以等到后来他们二人携手宣布已经领证时,凌教授和李局长吃惊地又是摔书又是摔茶杯。

        结婚三年,两人生活平平淡淡倒也是温馨,没有什么大的波澜和起伏,唯独一个遗憾就是一直没有一个孩子。凌远喜欢孩子,非常喜欢,李熏然看在眼里记在脑海急在心头。虽然那时候凌远经常安慰他,说李熏然对他来说就像是孩子一样,他们之间就算是没有孩子也没什么遗憾,说他其实并不喜欢孩子,他不希望一个小鬼头挡在他和李熏然中间,破坏他们好不容易得来的二人世界。

        李熏然对此一直深信不疑,其实凌远的话他从来都是深信不疑,直到那天,那天的来临。

【二】

        又是一个周一,可对于赵启平来说这个周一注定了不会平凡。

        这个周一跟随季白出任务去了外地的李熏然依旧没有回来,而谭宗明又要和安迪一起出差去查看红星收购项目进展的最新情况,留下无人照看的小凌锐,不放心小凌锐一个人在家的赵大保姆,最后只能无奈地选择带着小凌锐一起去上班。

        “骨科的赵副主任带着个孩子一起来上班。”

        这个话题在当天成功取代“凌院长低气压来源”这一话题在医院内部八卦群里掀起巨浪,以韦三牛为首的八卦人事更是趁着中午饭点的机会偷偷潜入骨科打探究竟。

        小凌锐打开办公室的门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惊恐的韦三牛问道,“请问您找谁?”

        “你你你你你你……”韦三牛说不出话来,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他分明看到一个缩小版的凌远在疑惑地陌生地看着他,“你你你你你你……”

        “叔叔,这里是骨科,我建议你去耳鼻喉科看看。”小凌锐指了指门口的牌子,“你看!这里是骨科办公室!”

        “小不点,出来接一下!”赵启平端着刚买回来的午饭朝着这边而来,“诶?韦主任你怎么在这里?有事?”

        “韦主任!他他他他他他他他……”这下换成小凌锐结巴地说不上来话,韦主任他当然知道不就是然然口中那个凌远的死党——韦天舒嘛,自己正打算午饭后去找他,没想到人家自己送上门来。

        “装什么结巴!”赵启平没好气地拍在小凌锐的后背上,“你爸爸没教过你怎么见人叫人吗?”

        “韦哥……叔叔好!”小凌锐一句话在嘴里打了个弯儿最后终于撸顺了关于韦三牛的称呼。

        “这,这是你的孩子?”韦三牛终于回过神来找赵启平确认眼前这孩子到底是谁。

        “不是!”赵启平看向韦三牛的眼神里此刻充满了质疑,没有听到小凌锐叫他什么吗,此刻的他严重怀疑韦三牛的这个主任是不是凌远刻意放水让他通过的。

        “叔叔,我不是漂亮哥哥的孩子哦。”反倒是小凌锐主动回答韦三牛的问题,“我叫李凌锐,我爸爸是李熏然,漂亮哥哥是爸爸的好朋友,这几天爸爸不在家,所以拜托漂亮哥哥帮忙照顾我的。”

        “你爸爸是李熏然?!”韦三牛震惊,他本来只是想来探听一下关于赵启平的八卦,没想到最后反倒是被这连串的事实给砸到蒙圈。李熏然是谁,韦三牛当然再清楚不过了,那这孩子的另一位家长是谁还用说吗?不就是最近一直低气压不断地某人嘛。

        “对啊,叔叔认识我爸爸吗?”

        “……知道,但是不熟悉。你,你只有爸爸?”韦三牛还是问出了口,虽然话出口的一瞬间他就有些后悔。

        “对啊,然然就是我爸爸。我是爸爸一手带大的,叔叔你怎么了?”

        韦三牛这时候可没有心思听小凌锐再说什么,因为就在刚刚他分明已经看见凌远站在这间办公室的门口,就站在小凌锐的身后。凌锐伸手拉了拉韦三牛的袖口,“叔叔?韦叔叔?你怎么了?”

        “你刚刚说你爸爸是谁?”

        凌锐猛地回头看向身后的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对在一起,凌远弯腰看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次同样的问题。

        “我记得你!”凌锐笑,“我在谭叔叔那里见过你,你是凌院长!你好,我叫李凌锐,我爸爸是李熏然。”

【三】

        “十万火急:小凌锐被我师兄带走了!”

        李熏然结束任务拿到手机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条来自赵启平的消息,仔细一看这条消息的发送时间,距离现在也没过去多久,当下就给赵启平去了电话。

        “你……”

        “怎么回事?”

        电话刚一接通两人却是同时发声,赵启平略一停顿就开始噼里啪啦地给李熏然讲述昨天白天发生的事情。

       听完李熏然盒盒一笑,“你被那小子耍了。你之所以会带他去医院完全是因为他想让你带他去医院,他想见凌远。”

        “你说什么?”电话那头的赵启平吃惊的不行,凌锐才几岁就已经有这样的心思了吗?

        “我说他之所以会去医院,是因为他想去。平平,我儿子的智商很高,而且之前我出任务的时候他都是跟着薄教授和傅先生在一起的。”

        赵启平终于明白李熏然想说什么,小凌锐不仅长得像凌远就连智商也都遗传了凌远,再加上薄靳言和傅子遇两个人长达四年的的指点教导,绕绕弯子达到自己的目的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吗,也难怪李熏然会说他是被一个小孩子给耍了。现在再一回想起之前这孩子说的那些话,赵启平心下感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可现在你儿子可是被我师兄带走了,你又不想见师兄,可是你总要见儿子的吧?”赵启平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可偏偏李熏然竟然听懂了,“我想见那臭小子自然可以见到,你放心吧。”

        这李熏然倒是没有说错,被凌远带回家的李凌锐真的是被他宠上了天。自从进了家门后,凌远就开启了全方位宠溺模式,一会儿怕他冷一会儿又怕他热,一会儿担心他中午没吃好,一会儿又担心他晚上吃太饱,总之就是那么突然却又那么喜悦。

        这个孩子是他和李熏然的孩子,是李熏然为他生的孩子,是他们两人爱情的结晶,只这么想想凌远都觉得开心,更何况是看着眼前的坐在书房沙发上看书孩子呢。

        “叔叔?”

        “嗯?”凌远疑惑地回了一个单音,“小凌锐你应该叫我什么?”

        “老叔……老爸?”

        “嗯。”凌远欣慰地点头,“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可以给然然打个电话吗?我就这么跟你回来,然然出任务回来,会担心我的。”

        凌远看着眼前这么乖巧又懂事的孩子,心头软得一塌糊涂,再一想这是他的孩子,又不由地骄傲起来。“好啊,我去给你拿手机,或者你跟我一起出去?”

        小凌锐摇摇头指向书房桌子上的电话问,“我可以用这个打吗?”

        凌远点点头拿起电话交到儿子手里,现在的他只觉得然然给他生了一个小天使,又乖巧又懂事,再一想之前被他错过的那属于儿子成长最关键的四年,心里又是不由得一阵难过。

        小凌锐那边可没有时间再去打量他这个老爸在想什么,他要尽快联系上李熏然,要不然想想李熏然生气的样子,他加快了拨打电话的动作。“然然!”

        “嗯?”电话那头的李熏然冷冷地回复,“什么事?”

        “我在老爸家,他把我的东西从漂亮哥哥家都搬走的。”电话那头的李熏然笑,如果这人不是他儿子,如果不是跟赵启平提前打过电话,如果不是之前已经被这小子耍过太多回,他大概会真的以为是凌远强迫了这孩子将人带走的。

        “哦?是吗?”小凌锐没想到李熏然竟然这么冷静,不过转念一想估计是刚刚赵启平已经先一步打过了电话。

        “然然,然然!你怎么都不关心我?”

        “你有人关心,还需要我吗?”李熏然笑,这小子这么快就发现在自己这里讨不到什么好处,准备从凌远那边下手了?

        “然然!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小凌锐装怒的同时偷偷看了一眼凌远的脸色,暗自握拳。

        “电话给我?”凌远向着小凌锐伸手,“让我和你爸爸说说?”

        “啊?哦……”小凌锐对着电话那头说,“然然,老爸要跟你说话!我跟你说你要客气点。”然后直接将电话举到蹲在他面前的凌远耳边,“老爸,你跟然然说吧。我去喝酸奶。”

        “然然?”那说话的语气和小凌锐刚刚一模一样,“我听凌锐说你在出任务,什么时候回来?需要我去接你吗?”

        这次换成李熏然愣住,凌远的口气怎么这么淡定这么平常,就像是四年前他每次结束任务后两人的对话一样,他怎么就可以这么冷静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凌远,你怎么……”李熏然叹了口气,“不用来接我,我回来要先回局里报道。”

        “那……”凌远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只好停在那里组织自己的语言。

        “我忙完会在跟你联系的,凌院长。”

【四】

        四年前李熏然为什么会突然提出离婚,这是凌远一直想不明白的。那天送走了苏纯后他就接到秦少白的电话说是李熏然有份检查报告落在她那里了,问他要不要让李熏然过来拿一下。可是,那时候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哪有什么李熏然啊。

        等到跟李熏然离婚后,他再仔细回想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发生变化的,就突然注意到这个时间转折点。而后调出院内的监控仔细一看,李熏然曾经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只是并没有进去。而那段时间,在他办公室中的正是苏纯。

        关于苏纯的存在,凌远一直没有主动跟李熏然提起过,就像是对于李熏然之前喜欢过的简瑶他也从不主动过问一样。在他看来与其无谓的为了过去争执还不过过好现在的日子,过去的都是历史,现在的才更值得他来珍惜。

        “老爸?你是打算举着电话cosplay?”

        凌远回身,放下电话抱过小凌锐坐在沙发上,“平时你爸爸都是怎么叫你的?”

        “然然叫我小远远,老爸你不会也打算叫我小远远吧?”凌锐惊恐,要是他老爸真的叫自己小远远他难道会不别扭?

        “小……小远远?”凌远皱眉,这都是什么名字。孩子名字里有“凌”这小名干脆直接图省事拿他的名来做,李熏然真是有够随意。

        “老爸!其实我觉得小远远这个小名一点都没有特色,你看简瑶阿姨家的孩子就没有我这么随意的小名!”她家的孩子小名根本就是随意的像是随口丢来的,不过也够别致,估计也没有谁家孩子能像小鱼肉那么惨了,凌锐在心里补刀。

        “嗯,可我觉得远远这个名字很好。”凌远反驳儿子。

        “不好!你看我觉得然然之所以会给我起这个名字一定有两个原因,一个嘛就是老爸你,名字里带远,还有一个嘛我觉得是因为然然希望自己能跑得远远的,让老爸找不到。”凌锐还在扳着手指头给凌远细数原因,“老爸,老爸?”

        “嗯,我觉得说得对。这个名字一点都不好。”凌远抱着儿子起身,“明天我带你回家见你爷爷,让爷爷给你起个好听的名字。现在你先去睡觉,要不然明天可起不来。”

        第二天午休时间,第一医院的八卦群又炸了。

        【八卦群众】小老虎:凌远带了个孩子来医院。
        【八卦群众】欢天喜地:啥玩意!!
        【八卦群众】小老虎:孩子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八卦群众】怂:凌院长结婚了!同志们别想了!
        【八卦群众】但求睡一睡:我去!!!!!!凌院长什么时候结的婚!我就是冲着凌院长才报名的第一院实习!!凌院长竟然结婚了!!!
        【八卦群众】智慧之眼:何止,凌院长娃都能打酱油的

        韦三牛一早上手术下来,打开更衣柜就发现自己的手机竟然只剩下区区百分之十的电量,再一看罪魁祸首,竟然是自己创立的八卦群。

        【八卦群众】我院之光:你们搞什么?一早上刷到我手机快要断电。

        韦三牛愤怒!第一医院要说能搞到八卦群都能这么热烈的,除了凌远他还真想不出来还能有谁了。

        韦三牛抄起手机就往凌远办公室跑!

        “凌远!!”韦三牛推门就嚷嚷,“欠我的喜酒什么时候还!”

        “韦叔叔,你好吵哦!”小凌锐放下筷子和老爸凌远一起盯着刚刚进门的韦三牛。

        而我们韦主任这边呢,“凌远”盯视*2带来的双重暴击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他被正在关的房门夹住了手。

        “嗷!”

        【八卦群众】欢天喜地:午休时间院长办公室内传来嚎叫,这一切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欢迎各位群友参与午休讨论新话题。

————————————————————————————
欢迎参加午休八卦讨论!

评论 ( 32 )
热度 ( 212 )

© 拆我楼诚皆狗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