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包不分享,不分享,不分享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凌李】嗨,老爸(下)


*warning:abo文,有私设

*私设:只有真正的爱人,才能闻到对方信息素的味道
            
*全文字数:5737

*请多多为凌李投票,谢谢!

———————————————————————————————
【一】

         凌远早上打了电话回家里,只说晚上要带人回来吃饭,并没有明说人是谁,这边一头雾水的凌家二老还以为是凌远在医院里的什么朋友,所以等到晚上小凌锐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真的是把两位老人吓得不轻。

         “爷爷奶奶你们好,我叫李凌锐。”

         来开门的凌教授捂着心脏看着面前的小孩儿,这,这,这,这孩子长得真是太像凌远小时候的模样。

         “爸。“凌远的声音跟在孩子的后面响起,之前就是因为考虑到凌教授的心脏,所以不敢提前告诉他们,不过现在看样子到好像是适得其反?

         “小远,这孩子是哪个……“听到声音的凌夫人从厨房走出来一眼就看到刚刚进门的孩子。

         “奶奶,你好!“小凌锐蹦蹦跳跳地靠近凌夫人开口打招呼。

         “妈,这是我儿子李凌锐。“凌远扶着凌教授往客厅走,边和凌夫人介绍着。

         “什么!!你儿子?你和谁的儿子??“凌夫人开口,李熏然可从没有说过他有这么一个儿子。“小远,我可听欢欢说你们医院的赵医生昨天带了个孩子来医院上班,午休的时候她看见你牵着个孩子回办公室,你可不能骗我们啊。“

         “奶奶!“凌锐扯了扯凌夫人的围裙,“我爸爸叫李熏然,漂亮哥哥是爸爸的朋友,奶奶你误会老爸了。“

         “什么?!“


         晚上,李熏然乘坐的飞机刚落地,就接到顶头上司李局长的电话,“李熏然!回家!”

         “好的局长。”

         “你叫我什么?”李局长在那边冷哼。

         “爸,我先回局里。”

         “赶紧回来!你凌叔叔在家等你。”

         李熏然诧异地挂断电话,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凌远竟然真的会搬出凌教授这座大山。四年前,他和凌远离婚之后觉得最亏欠的就是凌教授和凌夫人。在李熏然的记忆力,这两位住在隔壁的老人从小就对他特别好,尤其是当年他跟凌远结婚后,更是被老人们当做亲儿子一样时时关心事事操心。

         凌家有三个孩子,凌远和凌欢投\身\医学,两人都在医院工作,忙起来基本就要以医院为家,尤其是身为院长的凌远,经常是老人们做好了一桌子饭菜最后也等不到个能回家的人。

         李熏然孝顺又心软,尤其是在他知道凌家大哥,凌岳也常年在外地没法回家后,表现得更加明显。也正因为如此,即使是当年他和凌远离婚后,也没有就此断了和凌家两位老人之间的联系。

         只是有一点,四年来他一直都没有告知过二老小凌锐的存在。他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那时候的他只想离凌远再远一点。事实上也是他侥幸,两位老人真的没有透露过一点他的消息给凌远。

         李熏然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心情跟季白一起先返回驻地做简报。

         李家这边,李局长看着眼前的孩子再三和老邻居老亲家确认,这真的是凌远和李熏然的孩子。

         惊喜,这的是太惊喜了。原本以为李熏然和凌远这辈子复婚无望的李局长仿佛一下就看到了希望。

         哎呀,这孩子长得可真好看,看看着眼睛,像他家的熏然,这脸型看起来又像是凌远,他笑眯眯地看着孩子,越看越欢喜越看越欣慰。

         小凌锐被三位老人围在中间,乖巧地厉害,任凭他们对自己揉头捏脸,如果李熏然在现场一定能笑疯过去。要知道从小,他想摸摸这小子脑袋的时候都听到什么“发型不能乱,摸头不摸腚“之类的混\账\话。
现在倒是分外得乖巧可爱。

【二】

         自从知道了李熏然四年来一直在和父母联系后,凌远突然觉得事情有些古怪,怎么李熏然跟他身边的人都有联系,可偏偏却都瞒着自己。

         四年前李熏然究竟是为什么突然下定了离婚这个念头?

         这个问题又一次浮上凌远的心头,他知道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真的说服自己去行动去重新追回李熏然。

         傍晚,终于忙完的李熏然,拖着装满给家里人买得礼物的箱子走出电梯,就是被自家门口的景象给震惊到。

         这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他老爹和凌教授夫妇站在他家门口列队欢迎,凌远站在他们身前抱着他儿子,一副望夫石的样子看得李熏然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那个被凌远抱在怀里装乖巧的臭小子竟然还甜甜地开口叫了声:“爸爸!欢迎回家!”

         李熏然在心里打颤,这阵势怎么看怎么像是凌远千里寻夫,自己怎么看怎么像是个抛夫弃子的负心人???

         可明明他才是被抛弃的那一个,他才是被凌远欺骗的那一个,想到这里李熏然在心底暗骂一句——“可恶的凌远!”。

         “爸!凌叔叔,凌阿姨!”他刻意忽略了一边的凌远接着说,“我从那边给你们带了礼物,咱们回家说?”。

         看着率先走进家门的李熏然,凌远叹气,这人竟然像是完全没有看见自己一样。这四年前究竟是什么样的理由,能让李熏然这样性情大改,视自己为无物呢?

         “老爸,你是不是特别好奇四年前发生了什么?”小凌锐趴在凌远耳边偷偷问他,“你想知道的然然都告诉过我,不过我不想告诉你。老爸你让然然伤心了四年,就罚你自己去找四年前的答案。老爸你那么聪明可能能找到答案的。而且,我跟你说哦……然然的抑\制\剂\我都给他丢掉了,如果我生日前你还不能解决问题,我就给然然介绍能去除标记的医院,再给自己找个新老爸!”

         小凌锐拍拍凌远的肩膀从他身上跳下来,仰着头望向凌远的眼睛,“对哦,老爸!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的生日?”

         “……”

         “看在你提供了一条染色体的面子上,我告诉你噢!我的生日还有10天。”说完小凌锐高高兴兴地跑进家门找李熏然去领属于他的那份礼物,完事儿还不忘顺手关门将凌远锁在外面。

         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四年前的那件事很可能与苏纯有关,那凌远第一个下手的对象自然就是苏纯。

         四年前苏纯从国外归来进入第一医院工作是凌远亲自领着她去办理的手续,这四年来苏纯倒是也没辜负凌远的希望成功地成为第一医院新的一面旗帜。

         “小纯,你还记得四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跟你说了什么吗?”与苏纯见面后凌远直接开门见山。

         “四年前?出什么事了,凌院长?”苏纯可没想到凌远上班时间把她叫来院长办公室就是为了问这件事,这可太不像凌远。

         “四年前,我们见面后我丢了一件宝贝。我想请你帮我回忆一下,我们当时都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苏纯茫然地摇头,“四年前 ,我们见面就跟平时一样啊。除了你当时托我带了一份柠檬茶回来,诶,对了,你当时不是说要送给你爱人,还说要让我们见面吗?人呢?四年了,你就是再金屋藏娇也不至于这么藏着掖着不让见人吧……”

         苏纯好像还在说什么,可是此时的凌远已经听不清楚。柠檬茶,是了他突然想起四年前的他曾经就在这间办公室中对着坐在同样位置的苏纯说过一句话,“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你挑茶的手艺一点没变,你的柠檬茶味还是这么冲。”

         如果李熏然听到了这句话,他会不会误会自己和苏纯之间的关系?他会不会误以为他是苏纯的替身?凌远猛地站起身。

         “凌远!你干嘛?”

         苏纯惊吓地看着凌远,她可没忘了面前这人是个Alpha,彻头彻尾地Alpha,像她这种普普通通的Beta可受不了他任何过分激烈的举动。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小纯谢谢你。”凌远说完就旋风般消失在办公室中,只留下一头雾水得苏纯晕晕乎乎地去找韦三牛商量。

【三】

         就在凌远和苏纯结束对话的当天下午,谭宗明家门,凌远堵上了今日换休的赵启平。

         “四年前的事,你知道原因对吗?”凌远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

         赵启平无奈,他算是看明白了!李熏然和凌远那点破事说白了不过是误会。苏纯是个Beta,这件事他早在这四年与她的合作中发现了端倪,至于之前为什么会谣传她是个omega,他估计很有可能是凌远自己造的孽。

         为什么你们自己造的孽,要我买单?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还有没有人/性?此刻的赵启平发现他特别像学着韦三牛大骂一句——“凌远你大爷的!”。

         “凌远,我们谈谈。”就在这时两天没有联系的李熏然一个电话追来,语气里是难得的认真和慎重。

         “好,在哪里?”凌远问道,他看向身边坐着得一脸紧张似乎在努力藏着什么秘密的赵启平。

         “今晚8点,我爸、凌教授和阿姨要带小远远去看电影,你来我家。”

         “好。”凌远说完就挂断电话,眼睛倒是没有离开赵启平分毫,将他的那些个小动作都看了个仔细。

         “还不愿意说吗?”。

         “这事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就是在然然住院的时候听他说过一次。别别别,别误会,是生小凌锐住院的时候。”赵启平摆手,“你别瞪我,我也没有见到他人,就是视频过一次。我保证那还是这四年来唯一的一次。”

         赵启平摊手,当时李熏然迷迷糊糊地发视频过来,看着他就开始嘟嘟,说什么“老凌,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老凌,你怎么可以骗我;老凌,我们有孩子了,你会开心吗;老凌,我不要做别人的替身……”之类的话,搞得那时候的他还以为真的是凌远不要李熏然了,所以才惹得人那么伤心。

         所以他才会选择帮着李熏然一起瞒着凌远,甚至是在每次凌远动身去江城的时候,提前给李熏然通气,好让凌远找不到他。

         “……”凌远叹气,“然然受伤后,对于信息素的识别越来越不灵敏,那是因为他身体上的创伤虽好,可心理上的创伤却一直都在。对此,少白也无能为力,只能通过我的信息素去干扰他的,慢慢引导。”

         “可是然然说他一直闻到你的信息素?师兄,除非你们不是真的爱人,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他闻得到。”凌远摇头,李熏然闻得到他的信息素,只是因为他的信息素味道太过于特殊所以李熏然从未真正明白那是什么味道,再后来婚后两人信息素都发生了变化,他那本身就不好分辨的味道,变得更难以捕捉到。

         “师兄,你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迷迭香。”

         晚上八点,李熏然家,气氛尴尬。

         李熏然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凌远竟然牵着他儿子回来了。

         “你,你不是跟爷爷去看电影?”

         “然然,然然,我担心你啊!心疼你啊!!”小凌锐松开凌远的手,跑到李熏然跟前撒娇,“然然,你别怕,有我在老爸他不敢欺负你的!我保护你噢!”
凌远在心底暗骂,小白眼狼跟在楼下和自己说的根本不一样,就看到儿子在给自己使眼色。

         “然然,我们进屋里去谈。”他上前想要拉李熏然的手。

         “就在这里谈。”小凌锐抱着李熏然的手就往客厅撤,开玩笑他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保护然然,不让凌远碰到然然一分一毫。这可是他两位爷爷交代的终极任务,至于凌远说的那个不能拖后腿的任务,嗯,他决定如果凌远等下能同意今年的生日礼物给他一个妹妹的话,就勉为其难地帮帮他好了。

         李熏然点点头跟着儿子的动作先一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示意凌远一起坐下谈。凌远挑眉,在这里谈,当着这个小混蛋的面谈?他觉得自己那消停了很久的胃似乎是抽动了一下。

         “老爸,来啊来啊来啊!过来坐!”小凌锐在李熏然身边挥舞着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纸巾冲着凌远喊,那语气分明一股子电视剧里\怡\红\楼\门\口\老\妈\子\“大\爷\再\来\玩\儿”的味道。

         他走上前拽了儿子的手就往阳台走,“我先跟他谈谈!”

         “说吧,什么条件?”

         “什么什么条件?”小凌锐装傻。

         “我问你,要什么条件才能答应我,不捣乱。”凌远深吸一口气说。

         “老爸,你再说什么啊?什么捣乱?我不是在帮你吗?”小凌锐继续装傻。

         “是吗?”凌远挑眉冷冷地盯着他,这小子装傻的功力比之韦三牛有过之而无不及,要自己先冷静下来才能处置,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他凌远可不干。

         “其实吧,只要老爸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保证不再捣乱,而且我也可以帮你说服然然。绝对事半功倍。”过了好一会儿,小凌锐率先开口。

         凌远盯着他半晌后才示意继续,“说吧。”

         “我今年的生日礼物,想要妹妹!”李凌锐终于将他的那个愿望说出了口,从小他就是最小的。如果有个比他更小的,而且还是个女孩子的话,那家里这些长辈们肯定会把注意力都转到她身上,到时候他想要去找薄叔叔学犯/罪/心/理/学的这个念头就能有机会实现。
         “就这么简单?”凌远不信,他现在是彻底相信这孩子的智商随了自己这个说法,只是这每句话绕弯弯的习惯……凌远在心里学着韦三牛爆了句难得的粗口——“操!该\死\的薄靳言”。

         李凌锐小朋友疯狂点头,眼神中透露着真诚。

         “可以。”凌远终于也点了头,“你现在就去你隔壁爷爷家。”

         “好嘞!”小凌锐从凌远手里接过隔壁的钥匙,走到客厅和李熏然打招呼。

         “然然,你加油!我去爷爷家啦!!老爸,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四】

         被凌远一通电话叫来的四个人,面面相觑。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苏纯看向秦少白,秦少白摇头看向韦三牛,韦三牛摇头看向赵启平,赵启平叹气看向坐在沙发那头的李熏然。

         其实那天凌远来的时候,李熏然就在他家,他是来给赵启平送之前托简瑶帮他买的“精神食粮”的,凌远来的突然,李熏然当时就躲在厨房里,凌远说的所有他都有听到。

         为了脱身他当时打电话给凌远说要晚上详谈,等到听完凌远和赵启平的对话会后,他又有了新的想法。所以才会有刚刚小凌锐那一幕的发生,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那么放心地放任儿子去对面的凌家。

         “然然,我们离婚后的每天,基本都是在这些人的眼皮子下度过的。小纯,是个Beta这件事,可能是我们最初误会的根源。当初在国外为了保护她不被一些人欺负,同时也为了帮我挡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对外说她是Omega,我的Omega。这件事,你如果觉得我骗你,可以直接问当事人。”

         “当年,你的身体康复,可是心里创伤造成你对于信息素难以辨别,这件事是少白给你做的检查,所有的报告都在医院存档,你可以调查。我不否认,当年我是动过结扎的念头,可是当我发现你在偷偷背着我和少白联系积极治疗的时候,这个念头我就已经全部打消。你那么喜欢孩子,而我也想跟你有一个孩子。”

         凌远连着推出两个证人后,吸气冲着李熏然挥挥手继续说,“然然,你让我说完。我怕一旦打断这些话我再也说不出口。你走之后,三牛曾经陪我去过江州找你,五次以后,他曾经劝我放弃吧,你既然已经走了,我又何苦这么执念。可是我不愿意,我等了你这么多年,从你十八岁分化后第一次撞在我怀里起,我就知道,你就是我命定的爱人。因为那种心动的感觉,是我从没有在其他人身上体验过。那天在启平家,我知道你就躲在厨房里,即使你喷了抑制剂,即使你在厨房里泡上柠檬茶,我已经能感觉到你的存在,可是我想等。我想等你愿意自己走出来,我想等你愿意停下来听我说完这一段话。”
         凌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推给李熏然,“这位专家是去除标记的权威,如果你,如果你不愿意见到我,我可以离开。”他站起身就要向门外走,“我这样的人,自私冷漠自作自受活该如此。”

         被留下的四人面面相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们是应该帮凌远作证还是应该帮李熏然留下要走的凌远?还是应该继续做雕塑的cosplay?
        
这边李熏然盯着那张名片久久没有说话,半晌拿过来在手里将它撕了个粉碎。

         “凌远!”李熏然看着他的背影说,“之前种种四年的时间足够磨平。我们扯平了。”

【尾声】
         5天后,李熏然正式申请休\发\情\期\假。

         “凌远!”李熏然在电话那头的声音里透着笑意,“限时三天,来江城找到我。然后带我回家。”

         “宝贝,回身。”凌远悄悄走近站在沙滩上打电话的某人,单膝跪地,“不用三天,我现在就能带你回家。请问,四年后的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全文完#

评论 ( 25 )
热度 ( 165 )

© 破晓 | Powered by LOFTER